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小說全集網 -> 玄幻魔法 -> 云升月落說晚安

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遺囑有問題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張宏叫住張云昇:“你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張云昇很想問:“你不是看過?”

    只是他不能這么無禮,便說:“我媽生前給陸小晚寫的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說完轉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不留下吃頓飯?”張宏問。

    張云昇冷笑一聲:“不吃也罷。”

    陳助理還等在門口,劉姨送他離開別墅,孫伯還站在太陽下面,溫柔的撫摸著已經沒有人坐的輪椅。

    張云昇臨走前,劉姨跟他說,她偷聽到張宏和曲池打電話,如果確定他沒事,張宏會想辦法讓他出事。

    劉姨再三叮囑讓他自己小心點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張云昇走后,張宏就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劉姨匆匆收拾了自己的行李,工錢也忘記找張云昇要,就趕緊離開了張家。

    “去月臨酒吧。”

    張云昇把下一個目的地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車子行駛的過程中,陳助理隱約感覺到,有個黑色商務車在跟著他們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,以為自己感覺有誤。

    到了酒吧門口,張云昇喊他把車停好,讓他和自己一起進了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里正常營業中,服務人員看到他后笑著跟他打招呼:“張總!”

    陳助理略瞪大了眼睛:“張總,酒吧也是您的?”

    成功男士就是成功啊,家大業大都沒法拒絕。

    跟蹤陳助理他們的那輛車停在酒吧門口對面的停車位上,駕駛座的人一直盯著出入酒吧的人。左一個不是他,又一個不是他。

    看來老大給的任務完不成了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晚上八點,天已經黑透,兩個人才出來。

    副駕駛的人驚嘆:“這兩人是在酒吧嗨起來了?”

    張云昇跟著陳助理上了車,陳助理問:“張總,要送你回家嗎?外面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個人確定不安全了,走到哪里都會有危險。”張云昇似乎知道會有什么樣的惡運在等著他。

    羅隱的遺囑上說,她所有的財產都由陸小晚的第二個孩子來繼承,且孩子的父親必須是張云昇,不管孩子是男是女,一切以遺囑為主。

    所以,陸天耀沒有得到繼承權。

    這樣,他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他擔心的是,會有人對陸小晚下手,這樣她就沒機會要第二個孩子。

    張云昇不明白羅隱這個遺囑是什么意思,她直接把財產全都交給他不就行了嗎?立個這樣的遺囑,反而把他和陸小晚逼上了絕路。

    難道,遺囑不是羅隱寫的?

    看來,這份遺囑有問題。

    張云昇越想越覺得奇怪,事情太多,沒法串聯,索性不想了。

    車子開到了鬧區地段,等紅燈的時候,張云昇下了車,下車時囑咐陳助理:“我自己走,你開車回去,管好亂剪,照顧好陸小晚。”

    “張總!”陳助理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,外面那么危險,他一個人要去哪里?

    陳助理喊了幾聲都沒有把張云昇叫住。

    或者,張總是對的,車里也不見得安全,指不定哪里藏著一個不要命的車子隨時準備來撞他呢。

    張云昇往人多的地方走去,他選擇這個地方下車,就是看這里人多,就算他跑不掉,但是那么多人,跟蹤他的也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只是,接下來,他該去哪?

    陳助理被張云昇轟走以后,越想越不對勁,他不能讓張總一個人面對,于是掉頭,猛踩油門,不管怎樣,他要找到他可愛的張總。

    鬧區附近的大路小路他全找了,都沒有張總的人影,連個可疑人物都沒有。

    最終,他在不抱希望路過省道的時候,發現路邊有人在吼在叫,還有棍棒的聲音。

    陳助理扔下車“嗖”地一下就追了上去,被人群攻打的果然是他可愛的張總。陳助理霎時心疼,擼起袖子就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這年頭,出來混的誰還沒點背景了!

    他可是在少林寺拜師學藝好幾年才下山發展的!

    如今終于派上用場了。

    只是,對面有武器,他和張云昇赤手空拳,即使武功蓋世也有點寡不敵眾的無力感。很快,陳助理就被棍棒偷襲打暈了。

    而張云昇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他的臉已被刀片劃傷,看這陣勢,他們不是想要他的命,而是想要挖他的眼珠子,好在好幾次都被他躲過了,鋒利的刀片在自己額頭、眼角、臉龐等俊俏的地方留下痕跡。

    一不當心,他的腹部中了一刀。

    反抗無力,他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追殺的人趁機要把他眼珠子挖出,這時警車的聲音響起,作亂的人瞬間不敢動了。紛紛躲下等著被逮捕。

    陳助理被警笛聲叫醒,昏昏沉沉中他看到有輛車把張總帶走了。

    而隨后,才來了一輛真正的警車。

    混混被警車抓走,陳助理被送進了醫院。

    陳助理在醫院接受了各種檢查,被醫生宣布沒有什么問題后,他迫不及待的離開了醫院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收到消息,打暈他的那些人也被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的傷只是輕傷,他說有人受了重傷,卻又不知人在哪,據混混們口述,是他們在嘻笑打鬧不小心碰到了陳助理,他們愿意高價賠償,認錯態度良好,所以警方沒法給他們定罪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只能忍著。

    回到店里以后,陳助理在辦公室靜靜的反思,那些年,他究竟在少林寺學什么了,竟然連幾個混混都沒法教訓?!

    陸小晚的電話也打不通,一時間,他一個大男人進入了手足無措的境地。

    思慮半天,他最終給陳超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他在派出所有人,應該可以查到把張云昇帶走的人是誰。

    聽到他聲音如此急切,陳超安慰他說:“你不用急,你們張總沒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陳助理不解的問。

    陳超打趣說:“最多少雙眼睛或者少個腎臟什么的,現在販賣人體器官的人還不敢傷人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時候了還開玩笑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沒法開玩笑,那著急有什么用?我已經讓朋友調昨天的監控去了,有什么消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謝謝陳總。”

    掛斷電話后,陳助理在辦公室來回踱步,一會看一下時間,生怕時間久了張總會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一夜未眠,他靠在窗戶邊不知不覺瞇了過去,直到他被手機鈴聲吵醒……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快乐扑克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