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小說全集網 -> 武俠修真 -> 萬妖圣祖

正文 第395章:殺伐果斷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“好一個漂亮御姐。”

    項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幽夢師妹,他就是在胡言亂語,休要搭理他,小子,你懂什么是醫術嗎就在這里大放厥詞。”

    張春保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?”

    項塵冷笑,道:“一兩玉枸思,半兩百年何首烏,外加一支百年的寒靈芝,熬煎成藥,在子時喂她,就能助她恢復元陰。而你,卻要用這種下流方法,你也配為藥師?為醫者?你的醫者仁心呢。”

    張春保臉色一變,這可是一張頂級的補陰藥方,這少年是誰?竟然知道,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幽夢望了眼張春保,一見對方的神色,心中就猜出了一二,當下臉色一沉,道:“張師兄,真是如此嗎?”

    “他胡說,胡言亂語,幽夢師妹,別信他,我才是藥師,這個小子年級輕輕懂什么,雨婷師妹要立馬開始救治,不然,她恐怕撐不過今夜了。”

    張保春連忙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撐不過今夜,你之前不是說撐不過兩天嗎?怎么又改了?”項塵譏諷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一個外院學生知道什么,滾,滾出我的藥堂。”張保春怒聲道。

    “張師兄,我問你,他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幽夢喝道,眼神冰冷望向了張春保。

    張春保連忙道:“幽夢師妹,你別信這小子啊,他能懂什么醫術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不懂,不即便不用藥,不用你那下流的還陽之法,也能救活她。”項塵冷笑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你真能救她?”幽夢望著這個極為好看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能救。”項塵點頭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不用藥,不用還陽之法,你如何救?”

    張春保譏諷笑道:“幽夢師妹,這種無名之輩的話你也信?”

    項塵淡漠道:“我若是能立馬治療好他,你跪下,向這位姑娘磕頭道歉,若是我救不好,我跪下,向你磕頭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。”

    張春保冷笑。

    “這位學姐,可否讓我一試?”項塵問向幽夢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幽夢點頭,道:“你若是能救好雨婷,我就欠你一個大人情。”

    項塵聞言上前,手掌放在對方的丹田位置。

    而這時,他體內的太陰真氣涌出,伴隨回天真氣,涌入了這聶雨婷的體內。

    他的太陰真氣蘊含的太陰之力,是萬陰之源,自然有滋養陰氣的效果,他的體質,對女修而言,堪比頂級的修行鼎爐,合修道侶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,醫術真能超過張藥師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張藥師的醫術可是已經達到了幫人接斷肢,肉白骨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看熱鬧的弟子們也是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還有這一手?”

    門外的汪洋長老也是詫異。

    而張春保望著項塵,眼神中涌現出了殺意。

    若真讓這小子救活了,他可就名聲盡毀了。

    “不信,不管他能不能救,都不能讓他成功。”

    張春保暗道,手指中,多了一道細如牛毛,微不見的毒針,夾在指尖,手指在衣袖的遮蓋下對準了項塵。

    項塵的太陰真氣,外加回天真氣涌入了聶雨婷的體內后,她體內,被吸干的元陰開始不斷滋生出。

    不過片刻,聶雨婷的皮膚就開始紅潤起來,呼吸也強烈起來,心跳聲都強勁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有效果!”眾人也都觀察到了這一幕變化。

    “雨婷!”幽夢驚喜,連忙握住了聶雨婷的手。

    “可惡,這小畜生還真能救。”

    張春保臉色微變,他能感覺到聶雨婷的生機一下子強勁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讓他繼續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張春保手指微曲,準備彈射毒針,殺人無形。

    然而,這時一只大手突然握住了張春保的胳膊,用力一捏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張春保突然一聲慘叫,手臂咔嚓一聲碎開,被一個人從后面抓住了手臂。

    這一聲慘叫,嚇得周圍的人驚訝望著他。

    “汪洋長老!”

    “是藏經閣的汪洋長老。”

    眾人望去,不正是藏經閣那個喜歡看不良書刊的不正經長老嗎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暗算這種事情,可是要遭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汪洋長老淡笑,從他手指中取出了一枚毒針。

    “汪洋長老,啊,我,我錯了,長老饒命!”

    張春保慘叫道,被握住了手臂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項塵這時收手,對幽夢道:“學姐,這位學姐一會兒就能醒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學弟,你叫什么?”幽夢驚喜望了眼自己閨蜜,隨后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項塵。”項塵淡笑道,轉身走向了張春保。

    “項塵,這名字似乎聽到過。”幽夢皺眉思索,望著少年背影。

    項塵過去,接過汪洋長老手中的毒針,臉色微冷,望向了張春保。

    “魂毒針,你想殺我。”項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張春保臉色蒼白,在汪洋長老面前他說不出謊來。

    項塵望了眼汪洋,道:“長老,此人怎么處置?”

    “老鼠屎一顆,留下也是禍害,隨你處置吧。”汪洋長老淡漠道。

    項塵聞言這枚針直接刺在了這張春保額頭上。

    “啊,不!”

    張春保悲吼,隨后毒入靈魂,靈魂被腐蝕,整個人七竅流血,一下子倒在地上,不過十幾個呼吸人就抽搐嗝屁了。

    “長老,這事兒你會替我抗吧?您說的隨便處置。”項塵咧嘴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,好狠!”

    “張春保就這么死了?”

    看熱鬧的人都是驚訝望著項塵。

    “殺了就殺了,不過小子,即便學院方面我替你抗了,這個小子的人脈可是不小,你以后麻煩不會少了。”汪洋戲謔笑道。

    “人脈,人活著,他的人脈才會有價值,他死了,人脈自然也就散了,放過他,我的麻煩才會源源不斷呢。”

    項塵淡淡一笑,他可不是許多電影里面的煞筆主角,放過已經不可調和的仇人,以后坑了自己和自己朋友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紀,心境就如此通透,殺伐果斷,不錯,小子,你有師父沒有?不如拜我為師吧。”汪洋長老笑問,真有幾分喜歡項塵了。

    “別,副院長也問過我這個問題,抱歉,辜負長老好意了,我有師父。”項塵歉意笑道。

    而這時,那女子也醒了過來,卻帶著殺氣!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快乐扑克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