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小說全集網 -> 玄幻魔法 -> 玄帝傳之鳳翊皇朝

正文 (52)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秋月爹看了宇文壘一眼,贊嘆道“這位小哥好眼力,老漢我確實是剛從土坑里爬出來。唉,你們有所不知呀,我們這張橋村出了怪事啦!”

    宇文壘和趙靈薇均是一驚,同聲問道“是何怪事?”

    秋月爹從腰間解下旱煙袋,將煙袋鍋伸進煙包,張開手指裝滿按實。然后點著火折子,湊近煙袋鍋,接著將煙袋嘴叼在嘴里,吧嗒,吧嗒深吸一口,吐出一股青煙。兩人知他有大事要說,便屏聲斂息,豎起耳朵凝神靜聽。

    過了半晌,他才下定決心,低聲說道“大小姐有所不知,最近我們這里竟然連續兩起墳墓被掘,棺材也不翼而飛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是盜墓嗎?”宇文壘一臉驚訝,問道。

    秋月爹吐出一口青煙,說道“是呀。照理說,這地方窮鄉僻壤,人煙本就稀少。我們平頭百姓吃飽都成問題,哪里攢有什么錢財,就更不可能有什么貴重物品陪葬。

    咱們這村子林大樹多,人們死后,入殮所用的棺木大都相對沉重,不知為何這盜墓賊竟然連棺材都一塊運走。要知道那棺材可不輕呀,僅憑一兩人之力是絕不可能搬運走的。更加離奇的是,這盜墓賊只挖掘最近一兩年方才下葬的亡人,旁邊埋了十幾年的老墳卻并不驚擾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宇文壘問道“敢問老伯,這是村子里第幾起棺木被盜?”

    秋月爹說道“算上這一次這是第二起。第一起被盜是發生在三天前,當時劉老頭的孫子狗娃去山坡上放牛。他無意中看見山腳下的墳林被人刨了個大坑,便跑回來向村里人稟報。

    大伙兒聽說跑去一看,發覺那刨開的的泥土還未曬干,便推測應該是前一天夜里有人挖開墳墓,將棺木盜走。眾人覺得此事蹊蹺,便議論紛紛。有人認為這是妖怪所為,也只有妖怪才能神不知、鬼不覺拖走這一大副棺材。有人卻反駁說,就算是妖怪也不可能背著個棺木走吧,頂多是吃了里面的死人。

    后來村民查來查去,也沒查出個結果,大伙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誰知今天,虎頭他爹慌慌張張來找我,說虎頭他娘的墳墓也被盜了,看樣子應該是最近這一兩個時辰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我趕緊叫上眾人往墳林趕去,果然和上次一樣,又是不知被東西被挖了個大坑,棺材不翼而飛。三天內連續發生兩次這種事情,大伙兒嚇壞了,有的嚷嚷著要去報官,可我們這化外之地,官府根本不可能來管。再說了,這種事就算官府來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還有人嚷嚷著去請個道士、法師來降妖捉鬼,旁邊有人插嘴說,半年前不是來了個云游道士嗎,在這里還待了一段時間,后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。一時間鬧得整村人心惶惶。大這可怎么辦吶?”

    趙靈薇點點頭,沉思片刻,說道“阿公,要不現在您就帶我們去現場察看一一番,我方可再行定奪。”

    秋月爹看了看屋外,為難道“實不相瞞,大小姐。那墳林離這村子有些距離,只怕我們還沒走到,天就黑了。我看天色已晚,要不這樣吧,您和這位公子今晚就在寒舍住下,明兒一早,我就帶你們過去。不知您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那秋月娘也在一旁附和道“是呀,是呀,大小姐。您看這日頭已經下山,山里不同外頭,說黑天就黑天,我看您就在這里留宿一晚,明早兒再去看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趙靈薇朝宇文壘看去,宇文壘微微頷首。趙靈薇說道“好吧,既然二老如此美意,那也就盛情難卻,凡是有勞阿公、阿婆了。”

    那秋月娘見趙靈薇應允下來,甚是歡喜,趕緊著手去籌備晚飯。

    二老自從女兒離家之后,家里便也冷清了不少,今天好不容易來了貴客,自然是盛情款待。

    宇文壘、趙靈薇全是打小就沒見過母親之人,看著秋月娘忙前忙后,滿頭大汗也顧不得擦一擦,還一副滿足的表情,也無不有一股溫馨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晚膳后,趙靈薇安排在秋月的閨房中歇息,兩位老人又拾掇出一間雜貨間,讓宇文壘安歇。

    老兩口收拾完畢后,把宇文壘帶到雜貨間,難為情道“宇文公子,這地方狹小了些,您要是覺得不方便,要不您就住大屋,這里我們住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壘笑著擺手說道“沒關系,老伯,這樣就很好了。”遂指著角落一粗大的原木說道“老伯,為什么把這如此巨大的木頭放到屋中,是有什么講究不成?”

    秋月娘隨口答道“宇文公子有所不知,這就是我們老兩口的棺材呀,希望您不要見怪才好。我們這里棺木和外面不一樣,都是直接截取原木,然后在里面掏空。待到我們百年之后,再漆上黑色。”

    聽到秋月娘說以后要給這原木漆上黑色,突然,宇文壘想起白天趙靈薇說的那句話,應該就是“裝運魚、米和活人。”沒錯,就是這里!宇文壘醍醐灌頂,幡然醒悟。一縷涼意從他背脊上擴散開來,直到他臉色發白,眼睛里消失了英勇尖利的光采。

    白天在沱子河偶遇的那條船,船上除了艄公并沒有看到其他活人,船艙里裝的那黑色之物應該就是一副棺材。只是那棺木和平時所見并不一樣,是用原木直接挖鑿而成,再漆上黑色。所以當時只是覺得疑惑,并沒深想。今天在這里看到如此粗大的原木,如果漆上黑漆,同那船艙所載一式一樣,毫無二致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立刻轉身出屋,走到趙靈薇房前,拍門喊道“趙姑娘,我們要馬上離開這里!”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快乐扑克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