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小說全集網 -> 玄幻魔法 -> 重生之魏氏庶女

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作過孽的人都要受到懲罰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柳伯言進宮,自己到赫連丞面前解釋去了。

    氣喘吁吁跑到乘乾殿,跪挪著進了來,殿內赫連丞正摟著兩個宮妃喝酒。

    柳伯言跪在一旁,賠笑說:“臣奴來請大汗的安。”

    赫連丞被其中一宮妃剛灌了一鐘酒,沾了滿胡子。另一宮妃拿過帕子要來給他擦拭,他反倒是扯過那帕子,和那宮妃臉對著臉,蹭了美人一臉。

    “大汗討厭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再受這一杯。”

    粗聲憨笑聲混合著嬌聲巧笑聲,柳伯言跪在一旁,只有鼻孔出氣聲的份。

    “都滾吧,明兒晚上再過來。”赫連丞擲了杯,擺手喝退了宮妃。

    輪到柳伯言這里,是一掄一個大嘴巴,掄了三四個,打的柳伯言滿嘴是血才肯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這狗奴艷福不淺吶,感情上幾天找的不是你小妾,倒是蕭旋凱的小老婆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柳伯言哪里敢輕易狡辯,跪在地上任打任挨,連聲說是。

    “這別人不來稟告,你個狗奴打算瞞本汗多久?”赫連丞把大案上鋪著的魏楚欣的畫像一把甩到了柳伯言的臉上。

    柳伯言見了那畫像上畫的是魏楚欣,順勢說道:“臣奴錯了,臣奴知錯了!臣奴以前就相中了這小娘們,只是她被蕭旋凱霸了去,后來臣奴跟了大汗,才有機會圓了心愿!是臣奴鬼迷心竅了!還求大汗饒恕!臣奴一條狗命死不足惜,只惶恐浪費了肚子里這顆長命丹。”

    赫連丞道:“你這狗奴還有點自知之明!給你一次機會,明日宴會,你自己把蕭旋凱那小老婆帶來,帶來了她,你還是本汗的好干兒,帶不來她,你兩個都得死!”

    柳伯言連連答應著,被赫連丞一腳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騎馬走在街上,晚風習習。

    柳伯言被扇的頭腦昏聵,拿袖子抹了抹嘴角上的淤血,展眼望去,街上沉寂如常,在這沉寂背后,也許就是蓄勢待發。

    他一人之性命,渺小又卑微,曾經他是個花天酒地的浪蕩公子,入不了青史,上不得臺面。

    現在也許也上不了青史,登不了臺面。

    今晚上他是人人唾罵的漢奸,明天也許就是某些人心目中的英雄了。

    他不求別的,戲游人生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娘們,老子蹲你幾個月了!給了錢的是大爺,老子交了一兩銀子呢,你得服侍好我魏三爺!”

    玉紅坐在一旁,無動于衷的聽魏三鵬奚落侮辱著。

    生逢亂世,她一弱女子的性命有如浮萍,沉浮在國難時局里。

    胡人剛剛攻破京城那會,她后悔當初沒隨魏楚欣回南方。后來被胡軍凌辱,被抓到了這開門接客的樓子里,又做起了以前的營生。胡人也接,漢人也接,兩者唯一不同的是,后者給錢,前者不給錢。

    等再后來,她遇上了原東庭,見到了胡希樂,兩人集結軍勇,她在背后薄盡微力,這才暫時了了想要自盡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看在曾經相識一場的份上,我勸你快走吧。”玉紅欠身撿起茶盤里的瓜子磕著,吃了瓜子仁,吐了瓜子皮兒,輕聲輕語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咱們之間的帳還沒算呢,我泥地里頭摸爬滾打了八年,就為活著要你了這小賤人的命,讓我回家去,做夢!當初若不是你和魏小三兩個人連起手來害我,我至于沒了一條腿,乞討要飯活著!”

    玉紅又低頭撿起粒瓜子磕著,長長的染著蔻丹的指甲將落在衫子上的瓜子皮兒彈掉,“那是你罪有應得,前四十年作孽,老天爺要了你一條腿,現如今天命之年,你再不知反思,”玉紅翹起手指指了指天上,“該收你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老子的命!老子先要了你的命!”說著,魏三鵬就撲了上來。

    玉紅輕輕撫著衫子,并沒有躲。

    魏三鵬一把拽住了她頭發,直將她按在了地上,一收手緊緊的扼住了她脖子。

    玉紅沒躲也沒掙扎,抬眼看著魏三鵬笑說:“做過孽的人都要受到懲罰,老天爺不只收你的命,也收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一張臉被憋的紫漲。

    突然聽外面喊:“不好了,都死了,二十幾個都死了!”

    有個熟悉的男聲制止道:“要想活命就別聲張,紅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紅紅姑娘,在在樓上接客”

    噔噔噔,有靴子往上來的聲音,魏三鵬聽的心急,用上了吃奶力氣要致玉紅于死地。

    房門被人從外揣開了,室內點著昏黃的蠟燭,她身上的暗香襲來,讓趕上來的胡希樂有那么一瞬的恍惚。

    直看到地上的兩人,青筋暴起,抽刀捅進了魏三鵬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紅玉,紅玉,你沒事吧!”

    “快醒醒,是我,我帶你離開!”

    玉紅覺得前面的路好黑,連盞燈都沒有,她跟著游魂亦步亦趨的往前走,男男女女,太多的人了,她踩了前面人的腳,后來的人又來推搡著她。

    “紅玉,是我啊,你醒醒,睜開眼睛看著我啊!”

    耳畔傳來那么熟悉的聲音,她輕蹙了蹙眉,怎么連她的名字都叫錯了,她叫玉紅啊。

    猩紅的眸華里又一次呈現出那樣鮮明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身高八尺,長相周正,通身的貴公子優渥氣質,臉上是那樣慣常的不耐。

    在某天夜里,她說:不努力賺錢誰養我呀。

    那人在她耳畔輕輕說的,不知是認真還是敷衍:不是有我養你?

    輕輕咳嗽了一聲,她睜開了眼睛,迷蒙中她看著面前的男人,風塵仆仆,冠發不整,熟悉的容顏,周正的長相,他眼睛猩紅著,里面布滿了一整層血色,嘴唇干裂,兩頰消瘦,那是募集軍勇,日夜奔波的疲憊。

    她以前沉迷于他通身的貴公子優渥氣質,現這份貴氣不見了。隨之而消逝的,也有那些不耐,她在他眼里看到了在乎與隱痛,但她知道,不是因為自己,而是因為京都這座城。

    天一亮,這座城將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“藥藥我已經下在酒里了”玉紅又輕輕咳嗽了幾聲。

    胡希樂松了一口氣,點了點頭,看著她眼睛說:“我帶你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玉紅掙扎著自己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抬腿邁過了魏三鵬的尸體,握著胡希樂的手,和他并肩走出了樓子。

    樓內,是魏三鵬瞪著猙獰雙眼死不瞑目的尸首樓外,是被毒死的胡人的尸首。

    來往穿梭于中間的,是還掙扎活在世上的人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快乐扑克3走势图